广安中文网 > 攻略极品 > 第1186章 奇葩老爸驾到(二十三)
    “爸,我、我写得还行吗?”

    聂明成觑着安妮的脸色,却看不出喜怒,他不禁有些惴惴,小心翼翼的问道。

    “勉强能看。”

    安妮心里满意,却故意挑着刺儿,“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要改一改。”

    聂明成把着安妮的胳膊,伸着脖子看安妮指出的地方。

    “改?还要改?我、我都改了好几遍了啊。”聂明成有些委屈,总觉得老爸在吹毛求疵。

    就一千来字的文章,他读了不下二十遍,每个字、每句话,他都反复咀嚼。

    反正就他而言,他实在找不出需要修改的地方了。

    “自己写得不行,老子给你指出来,你小子还不服气?”安妮瞪了聂明成一眼。

    聂明成被吓得一个哆嗦,话说老爸沉下脸训人的样子,真的很吓人啊。

    他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可老爸打起他来从来不含糊。

    小时候,因为调皮,他没少被老爸揍,鸡毛掸子都能抽断了。

    家里的笤帚疙瘩更是经常换新的。

    挨打挨得多,再加上老爸那种上位者特有的气势,聂明成从骨子里怕这个亲爹!

    也就是亲爸坐了几年牢,性子变得没那么霸道、狠厉,聂明成也长大了,不是那个无力反抗的孩子,这才敢在老爸面前站直了身子。

    而不是像小时候那般,看到亲爹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到处躲。

    但,当亲爹沉下脸,要发脾气的时候,聂明成还是本能的畏惧。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我是老虎?能吃了你?”

    安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到聂明成只是瑟缩,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算了,说你也没用。咱们还是先说你这篇文章。”

    安妮用手指点了点稿纸,聂明成果然悄悄抬起了头。

    “通篇都是讴歌子弟兵的话,可太飘、太虚了,连个实际的案例都没有。”

    安妮看着聂明成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讴歌,不是说用各种美好的形容词堆砌起来就是讴歌。举个例子,是不是比空洞的词语更生动,更有感染力?”

    说到了文章本身,聂明成倒是放下了心底的畏惧,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回来,“举个例子?”

    “对啊,《谁是最可爱的人》读过没有?”

    “读过。”那么经典的文章,作为热爱文学的知识青年,怎么可能没读过。

    “回想一下人家的文章是怎么写的,难道是通篇都在喊口号,说什么志愿军光荣,志愿军伟大?”

    聂明成还真在脑海里重新将那篇文章过了一遍,然后缓缓摇头。

    “光荣、伟大什么的,不是空喊出来的,而是用切实的实例证明出来的。”

    安妮见聂明成终于明白了,继续教导,“当然了,你这篇文章整体结构还是不错的,措辞也用得恰当,就是再现实、丰满一些,那就更好了。”

    “爸,我知道了。”

    这次,聂明成有些服气了,也知道自己修改的方向。

    他甚至忘了饥肠辘辘,拿回稿纸,闷头回到写字台前,开始伏案疾书。

    看着聂明成认真的背影,安妮点点头:不错,还有救!

    安妮去厨房,叮叮当当一通忙碌。

    饭菜做好,给聂金秀、聂明成留出晚饭,然后提着保温桶回到医院。

    第二天,熬了半宿的聂明成,也不知道自己重写了几遍,终于拿出了一篇最让自己感动的文章。

    “嗯,这次总算像那么回事儿了。”

    安妮终于在聂明成期盼的目光中,轻轻点了下头,“接下来,就是准备投稿了。”

    “爸,还、还真往报社投稿啊?”

    直到这时,聂明成都有些退怯,他底气不足的看着亲爹,很想阻止他,可内心深处又有一丝渴望。

    “当然要投,否则老子这么费心的指点你干什么?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

    安妮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拿出自己的小本本,把记录了各大报社投稿方式的几页撕下来,塞给聂明成,“把文章多抄几份,然后照着这些地址,每家报纸都投一份!”

    “啊?每家报纸都投一份?”聂明成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投稿地址和联系方式。

    “发什么傻?还不赶紧去办?”

    安妮最见不得聂明成这幅蠢兮兮的模样,骂道,“广撒网才能捞到大鱼,这道理都不懂?”

    “哦,好,我知道了。”

    聂明成怕再把亲爹惹火了,不管懂不懂,先答应下来。

    乖乖的回到房间,仔仔细细的把文章抄了好几分,然后每一份折叠好,塞进信封,贴上邮票,开始按照老爹给的地址誊抄。

    足足又忙活了大半天,才把这些事都做完。

    聂明成拿着厚厚一大摞的信封,来到安妮面前,“爸,我都弄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安妮好想叹气,都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眼瞅着就要结婚,结果还是这种“拨一拨才动一动”的性子。

    这么简单的事都需要靠父母,唉,他还能干什么?

    “弄好了就去街上找个邮筒塞进去——”安妮都没有力气生气了。

    但,她到底不放心,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叹道,“算了,还是我带着你去吧。”

    说着,安妮抬脚就出了门。

    聂明成知道自己又让亲爹不满意了,他抿了抿唇,有些自卑的低下了头。

    “还不快走?”安妮没有听到脚步声,转头一看,见聂明成站着那儿发傻,又没好气的喊了一句。

    “哦,哦!”聂明成答应一声,赶忙跟上。

    安妮在路边找了个邮筒,当着聂明成的面儿,把一个一个的信封塞了进去。

    “行了,等着报社那边的消息吧。”

    “嗯!”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安妮除了去医院、去饭店,还会偶尔转去邮电局。

    除了去那儿看报纸外,安妮还通过柜台大姐买了几套猴票。

    终于有一天,安妮在晚报的文学版块找到了聂明成的文章,也在邮电局收到了报社寄来的汇款单。

    “六块钱?爸,我、我没看错吧,我、我居然拿到了六块钱的稿费?”

    聂明成看看报纸,又看看汇款单上的金额,差点儿都乐疯了。

    “嗯,还不错。第一次投稿就被录用了,还得了稿费。”

    安妮很满意,等聂明成兴奋够了,就把汇款单拿了回来,“过过眼瘾就成,这稿费,你就别想了。老子给你买了那么多信纸、邮票,这点子稿费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