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我是都市大佬 > 第一卷 蛟龙出世 第四十九章 大战前夕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离会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帝枫自从对外吩咐了几条命令之后,就将自已关在了一个房间里,每天除了少数几个人能进去之外,这个房间成了帝盟的禁区,谁也不许靠近。

    陈恩被帝枫救回来后,在别墅里睡了两天,醒来后神智也恢复了,却坚决要离开别墅回陈家小院。任何人劝说也没有用,帝枫也没有办法, 派了两个地煞成员负责今后暗中保护,就任由对方回去了。

    经过这件事情,陈老也会有警觉了,再有人想伤害她就没那么容易了,再加上两个地煞的暗中保护,帝枫也放心不少。

    平静的背后暗流涌动,滨海的地下世界在这些天里人心惶惶,有些人心里清楚,帝盟的报复行动马上要上演了。

    现在公子俱乐部下面的各个地盘在这段时间里受到帝盟的疯狂攻击和猛烈打压,一些酒吧舞厅会所等渔龙混杂的场所,不得不贴出休业整顿的招示牌。

    帝生和王振带着盟中的一帮兄弟在巡街,只要碰到公子俱乐部的成员出来消遣娱乐,他们都会冲上去就砍,砍得对方头破血流,惨状不忍直视。

    一些脑袋机灵眼力好的见到帝盟的人就跑,最后他们还是被追的上天不能下地无门。

    公子俱乐部曾经那些在滨海不可一世的公子哥们,他们现在吓得连家门都不敢出去,生怕一出门,一把刀就砍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所以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守在家里。

    好在如今是互联网时代,既便呆在家里他们依然过得舒坦快活,每天品着红酒搂着女人,各种花样,却是应有尽有。

    当然,那些有权有钱又有势的公子哥们也报了警,可是警察每次都来的慢半拍,砍人的都是一些街头小混混,对方砍完人就跑,别说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只是几个甘愿进去顶罪的,他们被关进去一段时间后,外面的人通过关系很快又给捞了出来,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帝生带着几个人一路气势汹汹的冲进了一处到墅中,保安上来围拦,被帝生身边的两个马仔一脚就踹翻了,帝生接着一脚踹开了别墅的大门,顿时把屋内的一位保洁阿姨吓得大叫不止,躲在了一桌子底下不敢出来。

    帝生他们仅仅扫了一眼后便没再理会,然后带着人径直上了二楼。

    “砰”,当他们冲进二楼的一间房中,正看见一位青年男子和两位穿着性感暴露的年轻女子在一边喝酒一边跳着艳舞嬉戏,房门突然被撞开,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对方差点儿摔倒,一脸错愕的表情。

    “喂,你们别乱来,我爸是共和社区办主任……”,青年错愕之后变成了一脸惊慌,他显然已经知道了来的这些人是什么人,必然来着不善,看着逼近过来的一帮人,吓得往后直退。

    对方话没说完,帝生手中的利刃已经挥出,从对方的的眉心处到胸口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显现了出来,帝生接着又是一刀横劈而下,对方便被砍得皮开肉绽。

    “你……”,青年手指还没抬到半空,便仰面笔直的倒了下去,死相惨不忍睹。

    两个女子吓得浑身发抖,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发出声音。

    “今天的事情谁说出去,全家一个不留”, 帝生说完转身离去,没有再去理会她们,手下的马仔们冲他们凶神恶煞的看了几眼也跟着快速离离去了。

    同样的事情在滨海很多地方发生着,一幕幕惨烈血腥的场面在各处上演着,这些被帝盟追杀的都是公子俱乐部的核心人员,他们的身份莫不是高官子弟和商贾公子,一场人人心惊胆颤的噩梦开始蔓延……

    “大哥,只剩下几个人了,他们这段时间都躲在公子俱乐部的大楼里不敢出来”,帝枫所在的房间里,帝生正在汇报着情况。

    “我会亲自会会他”, 帝枫阴沉的脸上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密,眼中塞光一闪,说完目光转向窗外的某个方向沉默不语。

    帝生本想退出去,刚走了一步又想起了什么,他看向帝枫问道:“大哥,那三个家伙怎么处理?”

    帝枫知道对方说的是伤害陈思的那三个家伙,他们自从带到帝盟总部之后,每时每刻不在受着残忍的酷刑,他表情冷漠的道:“带我过去看看”。

    是“帝生答道,说完两人乘车离开别墅往帝盟总部赶去。

    帝盟总部刑房, 帝释看到帝枫进来后,站起来喊道“大哥”。

    “现在什么情况?”, 帝枫点了点头在一处坐下后问道。

    “人又昏迷过去了,今天已经第九次了”,帝释回道。

    帝枫没有说话,向被绑在架子上的三个人走了过去,眼前的三个人此刻面目已经全非,都认不清以前的样子了,全身都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能看见全身到处都是烙印和鞭痕,十根手指和脚趾的指甲都抽拉掉了,鲜血流的不止,身上几乎所有的关节都被铁锤敲碎了,四肢无力的耸拉着,场面极其残忍恐怖。

    “拿水来” ,帝枫吩咐道。。

    帝释对着身边一位马仔招了一下手,立即有人抬着一桶水过来了,其中一个人拿起一只盆子装满了水向昏迷的三人泼去,连泼了四五下,三人的脑袋开始有了一点反应,慢慢醒转了过来,耸拉着一双模糊的眼睛向来人看了过去。

    帝枫发现对方想挣扎着要说什么,可是无奈发不出声音来,因为他们的舌头都帝释让人给割掉了,这样一来,他们在忍受酷刑时连喊叫都变成了一种折磨。

    帝枫一摆手,制止了他们继续泼水,他凑近三人,表情狰狞的说道:“你们不该动她的,既然做出了这种不可原谅的事情,那就要为此付出你们偿还不起的代价,不止是你们,所有与此事相干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三人听了这句话后,眼睛微微眨动了一下,虽然他们全身不能动弹,三十残存的一点意识让他们知道了自己一时冲动和贪婪所犯下的罪孽。

    是的,他们永远偿还不起,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也受了这么多生不如死的折磨,此刻他们只想一死来赎罪,即便下了阿鼻地狱也心有所甘,他们终于明白冲动如同魔鬼,甚至更为可怕。

    帝枫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悔恨,伤痛,绝望,连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也消失的了无痕迹了,还有什么样的结局比这样更恐怖呢?

    帝枫打了一个手势后,带着帝生转身离去,走到刑房门口时,一道利刃割喉,鲜血喷涌的轻微声响传到了耳边,帝枫脚步微顿了一下,随即头也不回的踏步离去。

    就在帝枫转过身的时候,帝释明白对方刚刚的手势是让自己给他们一个痛快,于是他抽出了身上的一把锋锐的匕刀,走到三人向前,右手急速的一挥,一点寒光闪过之后,三人的喉咙都被割开了,一击之下瞬间致命,估计连留在尘世间的最后一点疼痛也未曾感受过便匆匆离开了这个无情的世界。

    滨海徐汇区世兴街道,公子俱乐部大楼:

    帝枫走在世兴街道上,上身穿了一件深蓝色系扣西装,内搭了一件白色翻领衬衫,披了一件黑色翻领休闲的风衣外套,下面是一件深蓝色的直筒西裤,再配上胸前的一条蓝色白点装饰领带,脸上戴了一副黄色边框的纯黑墨镜,大踏步的走在众人前面。

    在帝枫的左边,刘心身着一身浅蓝色翻领长款衬衫,外穿了一件黑色定制款翻领长袖西服,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直筒西裤,配了一条黑色绿点的针织领带,脸上同样一副金色边框的纯黑墨镜,他紧跟着前面帝枫的步子,一分也未落下。

    帝枫的右边则是帝生,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高领廊形毛衣,外面再套了一件棕色的风衣,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皮裤,一副宽大的黑色墨镜几乎盖住了半边脸,他昂首阔步的紧随其后。

    走在第三排的是同样一身拉风打扮的帝云,帝浩,王振,凤九,凤青,屌毛等人,而在这些人的身后跟着数百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威猛大汉,他们个个表情严肃,昂首挺胸,踏着整齐划一的步子。

    一群人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着各种刀枪剑棒,浩浩荡荡的走向公子俱乐部大楼,场面看上去极为壮观,气势如虹,一股排山倒海,所向披靡的威势压迫得远处围观的群众呼吸困难。

    那些挡在众人前面的行人见此情况纷纷避让开来,有好事者拿起手机要拍下这种难得一见的画面时,被帝生等人瞪了一眼后,吓得手机摔在地上也顾不得了,便急忙跑开了。

    公子俱乐部大楼顶层的房间内,韩玉穿了一件白色格纹的定制翻领西装,下身是一件白色的长款西裤,他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豪华精致的软皮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眼睛里的目光停留在手中的红酒杯中,凝思不语。

    “大公子,他们来了,快到楼下了” ,李飞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声音有些颤抖道。

    韩玉抬头看了一眼对方,仍然是一副处事不惊的神情,手中的红酒杯慢慢地放在口边,呡了一口后淡然地说道,“终于来了,这一天我等了好久”。

    “下面要如何做?”龙十一问道,他表情冷漠,一直站立在一旁。

    龙十一问完这句话后,李飞,萧仁,史虎,龙九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似是都在等待对方的安排。

    只见韩玉依旧不慌不忙的呡了一口红酒,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红酒杯,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脸上笑着问道:“你们在害怕什么?”

    “他们还真敢杀了我们吗?借他们十个胆”,李飞身上有些哆嗦的道,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也非常心虚,这段时间以来他可是听了很多关于外面的消息,所以吓得一直呆在公子俱乐部,连外出都不敢。

    韩玉似有深意的看了对方一眼,他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一丝恐惧,心中颇为不屑。

    龙九和龙十一没有说活 ,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是无惧的。

    “和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史虑愤恨的说了一声,他同样不害怕, 在选择了走这一条路时,他已经无数次想到了结局,面对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哼,早就想和他们干一场了,一群卑鄙无耻的土鳖们”,萧仁眼中闪过一道仇恨,他看着对面的大公子韩玉继续说道:“把那个刘心交给我,我要让他后悔对萧氏所做的”。

    显然,在萧仁的心里一直记恨着刘心整垮了萧氏集团,没有了萧氏集团做后台,便让他没了依仗,自觉在公子俱乐部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感觉自己没有以前那样受到大公子韩玉的重视了,因为带着仇恨,所以他并不惧怕。

    韩玉将几人的反应都看了一 遍,心中一片了然,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说道,“萧仁,史虎,你们带着人去下面迎接他们,龙九和十一,你们带人守住电梯和楼道”。

    “大公子,那我呢?”李飞见对方没有说到自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于是问道。

    “你?”韩玉看着对方,随意的说道“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李飞一听,一脸喜色,心下安定不是,原来大公子最看重的还是自己啊。他认为在这个时候,敌人已经杀到楼下了,现在去哪里都不会安全,要说最安全的地方无疑是跟在大公子韩玉的身边了,想到这些,他心里不免有些得意的看了其他人一眼。

    “你们都去吧,不用担心我这里”,韩玉风轻云淡的一笑,对着众人说道。

    “是”,四人转身离去的时候,龙十一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不过在看到韩玉投过来的一道别有深意的目光后,他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点了点头跟上了其他人。

    四人出了房间后,龙十一表情冷漠的看着众人道,“大公子让我告诉你们,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活着出去,他不会怪你们的”。

    三人听了一怔,瞬间明白了大公子韩玉的良苦用心,他们此刻深深感动着,不过眼里的目光却更加坚定了,他们什么也没有说,毅然决然地转身而去。

    士为知己者死,抛头颅,洒热血,又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