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采花淫贼(武林奇艳) > 采花淫贼(武林奇艳) (六)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一轮明月,从碧瓦红墙上露出了圆圆的笑脸,繁星点点,三更半夜,晚已经深了。广安中文网[Gazww.Com]

    小尼们上完了晚课,一起聊天嘻笑了一会,便各自回屋睡觉。只有香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这是不平凡的一天,两条人命死于庵中,在她那幼小的心灵里,蒙上了一层黑影,她怕,怕鬼魂突然在她的房子里出现,怕死者的阴魂不散,每天在夜里庵中夜游。

    然而,在她的心目中,又有崭新的一面,她活了十七年第一次见到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英雄,她亲眼看到了房顶上那场怵目惊心的打斗场面,她亲眼看到了这位英雄的高超武功,亲眼看到了他在正堂为老母进香的孝子之心。

    那时,她一边敲着木鱼,一边羞涩地偷视着他,只见他身体削瘦,脸形狭长,浓眉横卧,炯炯大眼,一言一行,都是那样的潇洒、敏捷,就连左额上那道明亮的伤疤,在她的心目中也都是英雄的标记。她以少女萌动的春心,观察的是那样的仔细,甚至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她看到钢铁般的硬汉,含着眼泪,磕着咚咚的响头,当时,她的心都碎了。她透过衣衫,想着他那发达的胸肌和粗壮的铁臂,当她的目光移到他的下身的时候,只见他那双腿之间,鼓涨涨的,她的妙目紧紧盯着,那鼓涨弄的东西,是否还要拨动几下,想到这里,那羞涩的脸蛋,飞起朵朵的红云,她低下头,再也没有看他一跟,专心致致地,有节奏地敲起了木鱼。

    她想起了小师桂月。桂月自从被红轿抬走以後,又花枝招展地来庵中拜佛进香,这些十七八的小尼们,随着青春期的成熟,思春的欲念越加强烈,她们总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偷偷摸摸地议论男人,男人的双臂如何的有力,男人的胸肌如何的发达,男人的阳刚之器如何的粗大,如何的细长,神秘的龟头是什麽样子,什麽颜色,阴茎的内部是否由骨头组成,肉棒插入小穴是什麽滋味,细长的好还是粗大的好,直聊得小尼们坐立不安,淫水四溢,神魂颠倒,夜不能寐。

    当他们各自散去的时候,小尼香月,睁着大眼,躺在被窝里冥思苦想,欲火难忍,小穴一阵一阵的刺痒,她不得不用中指伸入穴孔,使劲地搅动,用食指按住阴蒂不住地扣弄,而後又用双手,按在满的双乳上,狠狠地抓揉着,直至感到四肢瘫软,春潮横流时,方能安静以入睡。有时,甚至想那夺去她贞操的老中医……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在她十三那年。一天,母亲的老毛病又犯了,咳杖,气喘,她急急忙忙向镇上跑去,到唯一的一家草药铺,请那位远近驰名的老中医,开方良药。

    老中医姓刘,七十多岁了,背不驼,腰不弯,硬朗结实,一把白胡子在长衫的前襟上动,眼睛不大却清亮如镜,他独身一人,但并不孤独,据说年轻时风流倜傥,独居县城,不少青红娼妓都很宠爱他,就是现在夜深人静之时,经常看到一些身份不明的女人进出他那向外边陈旧,里边富丽堂皇的房子。他医术相当高明的,许多石女经他一摸。再加上两剂药,三天後变成玉女。远近十里八村,赢得一片美誉,说他是华陀再世,吕祖归凡,也许正因为这样,闭塞偏避的小镇上,愚昧无知,各家又难免有病缠身,求之于他,谁也不去干涉他的私人生活。

    香月气喘吁吁走进老中医的大门,那老中医愣了一下,但立即迎了上来。

    “给谁抓药呀?”他很和蔼地笑着招呼,显出一副德高望重的长者模样。

    小香月小声细语他说:“给我娘!”她避开了老中医那炽热的目光,心里一阵急跳。

    “知道,知道,你妈那病,唉……那老中医晃晃满头白发,转过身去拣药。

    他把药递到姑娘那白嫩的手里,端详了她一会,又轻声热切地叮嘱着:“不见好的话,再来拣、银两莫急,街坊上的老邻居吗,呵呵……”

    她频颔着首,感激地望着老中医慈祥的面容。老中医站在屋当中,看着她那燕剪柳条般远去的身彤,好久、好久,仁立不动。

    母亲病情并不见好转,半夜时分,她的咳杖声几乎把房子震垮,父亲在母亲床前,唉声叹气,小香看着皮包骨的母亲,脸上因咳杖而憋得通红的模样,心里涌起一阵心酸的哀怜,一转身,又找老中医去了。

    她和父亲都没有怀疑老中医的药里弄了手脚。他年高望重,声誉如日升中天,怀疑他是一种罪过。

    为了娘亲,她朝老中医的家急急跑去。

    老中医似乎知道她还会再来,微笑着,眼睛里却闪着狡黠而胸有成竹的光芒。“哦,这回给你一付特效药,祖传秘方!”说着,他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递到她的手里,笑容满面他说:“喝口茶,歇歇气,我就去拣药,你等着!”他不慌不忙地走向药架,好像在从事一顶伟大而神圣的事业。

    茶很浓、很酽。她正感到口乾舌燥,一仰头喝了个精光,地觉得有点苦,後又觉得火辣辣的烧心,她眼花缭乱,看着老中医慢慢吞吞地拣药。她想催促他,可是,自己的体内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奇热灸心的热流,在她每一块肌肤,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里奔窜,好像要吞噬她的芳心,而又急速地向下体漫延,又热又痒一直集中到乳毛未退的小穴里,一种钻心的奇痒,在那鲜嫩的穴道里滋长,最後,大小阴唇和小阴蒂,一齐燥动起来,她那小手不顾一切地伸进了裤裆之中,用手指胡乱抓挠着……

    一种前所未有的欲望与渴求撞击着她的灵魂和肉体,刺激着她的面颊,双乳和尚未成熟的小穴,眼前幻起了最神秘,最令人心旌神拽的图景,她渴望有一双粗大的手,在她的双乳上狠狠地揉弄,在她的脸蛋热烈的亲吻,在她那小穴里面使劲地扣弄。她的一阵扣弄,欲火加剧处燃烧,淫浪围攻着她的肉体,她的双颊喷红,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

    “快……快……快……”她呻吟着,在华丽的红色软垫上,扭曲转折着少女的娇体。

    老中医丢开了手里的药,走过来,得意而淫邪地笑了。

    这时,小香月,躺在软垫上,手舞足蹈,浑身颤抖,一下抓住了老中医那青筋暴露的手,伸向粉红的内衣里……

    “这……这儿……快揉……快……受不了啦。”

    老中医慈祥而微笑地说,“姑娘别急,慢慢来,我会治好你的病的!”

    说完,老中医斜挎在软垫上,双手慢慢地,一件一件地扒光了她的衣裤。

    “快……治……我……的……病……”

    “这就好了,一会就会舒服的……”

    少女的娇体是那样的迷人,她好像一颗烈性的兴奋剂。在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身上,发挥了巨大的功能。当他脱完最後一条内裤的时候,他竟一下愣住了。

    只见她,姿容秀丽,酒涡隐现,娇艳妩媚,樱唇舌香,娇声细语,悦耳动听。刚发育起来的皮肤,光滑细腻,润涨满,闪着丝绸般的光泽,乳房挺耸,弹性饱满,酸枣般红艳的乳头,圆实鼓涨,身材满修长,阴户的小丘上洁白鲜亮,没有一根阴毛,全部的三角,呈褐红色,阴唇肥厚,阴蒂凸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顾盼生辉。

    姑娘死死地抓住这双老手往自己最需要的部位按去,小馒头似的双乳,在老手的揉弄下,像两只顽皮的不倒翁,揉过来,弹过去,弹过去又揉过来。

    “快……老爷爷,这儿……受不了啦,快……快给我……治一治……吧!”

    “宝贝,别急,一点一点的治,慢慢来,别急!”

    说着,老中医一咬牙,一瞪眼,两只老手,张开十指,一把抓住两个小馒头,使劲地揉弄起来,一边攥弄着,一边慢慢地伏下身去,以他那满是皱折,长满长长胡须的老脸,紧帖在小香月,红云朵朵的小脸上,上下左右来回的蹭扭,长长的胡须,扫弄着她的玉颈,他蛤蟆似地大嘴,颤微微说:“宝贝,好些了吗?

    嗯?“

    “唔……啊……真好……使劲……好多了………亲,我……吻……我……”

    她闭上双眼,两只玉臂紧紧筘住老中医的脖子,双腿不停地蹬踢着,心中的欲火,在某些部位得以发泄,但是老中医的药力在她胸中,发起更大的进攻,好像有数十只老鼠,用它们的锋利的犀爪,在她的五脏六腑里,刨洞搭窝,捣得她撕心裂肺,搅得她六神无,得她那小穴里奇痒无比,像一个饥饿乞丐,妄图吞吃一切可以充饥的东西……

    “嗯,嗯……”

    急得她不知如何是好,她猛劲一箍老中医的脖子,对准他满是胡须大嘴,一下把自己少女芬芳的香舌,送入了他的口中……

    他贪婪的吸吮着,吸吮着。

    一种新的感受,在她的全身又输入了一股新的电流,使她浑身不住地抖动着,自己的香舌,被他那蛤蟆大口拉抽的发出:“呜……呜……呜……”的吼叫。

    老中医停止了吸吮,断断续续地说:“好!宝贝,还有哪不舒服……是……秘方……”

    “我受不了……啦……小穴里痒……死……了……快治治我……吧……”

    “好,宝贝,你等一会………一会就完……”

    这时,老中医急促扒下自已的长袍短褂,外裤内裤,赤身裸体地来到小香月的身旁。

    小香月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不住地在阴户上挤压着……

    “快……快治……啊……”

    她不知道这位老中医有什麽秘方,如何医治,她本能地睁开秀眼“啊”的一声。

    她只见这位八旬老人,满身瘦骨如柴,青筋条条暴露,好像一张人皮裹着一付骨架,唯有那又长又粗,黑中发紫的大肉棒,直挺挺地,不住地点着头……

    药力继续发作,小穴不住地涨缩,清澈透明的浪水会拢在红色丝绸的软垫上,闪闪发光。她哪还顾得了姑娘的羞耻,她一抓住了老中医的大肉棒:“老爷爷……快……快……快点插进去………越深越好………我实在受………受不了……啦。“只见她用力一拉,八旬老人一下于伏在了她的身上,然而,老人并没有立即行事,而是缓缓地直起身来,温和柔声他说:”宝贝,你太急了,别急!来,来,来,张开腿,对……对……对,听话,我给你上点止痒药……一会就好的。“

    老人一面不住地念叨着:“对……听话……一会就好……”一面缓缓地将头凑到小穴前,只见他将头一扎,张开大嘴贪婪地吸吮着那片亮晶的粘液,而後又伏在小穴上吸吮起来,他舐得那样的细心,那样的认真,那样的乾净……

    小香月,只听到“吧嗒”“吧嗒”的声音,仰身一看老人正在舐吸自己小穴流出来的浪水,不顾一切地说道:“别……别……太脏……”

    “宝贝,你哪知道,这才是真正的营养……”

    “老爷爷快……快插吧……快治吧……我要疯了……要死了……救救我……”

    “好,就插,就插!”

    他一下扑在这个十三岁少女的身上,大肉棒对准小穴口“滋”一声,没根插入……

    “好……太好了……使劲………往里………对……喔……美死了……”

    屋外,起风了,狂风摇撼着前街的树木,发出痛苦的哀泣。风,肆逞着,拼命吹打着老中医的大门,屋里发出快乐、满足的淫笑。

    不知过了多久,小香月的药力,完全的消失了,瞪大眼睛一看,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软垫上,双腿之间粘糊一片,她什麽都明白了,这个老色鬼老畜牲,骗我吃了春药,甘心情地让他夺走了贞操,还说什麽呢?她迅速地穿上衣裤,像一匹拐腿的小马,冲出了药店的大门,披头散发地跑回良己的家中。

    父亲问她为什麽如此狼狈,她一言不发地倒在了床上。

    刚才那一幕,重新在她的脑子里映现,她下身已经狼籍不堪,老中医像头公牛,一次又一次地猛插小穴,她突然哭了,哭自已的不幸。

    第二天,可怜的小香月突然失踪了,她背井离乡,八方流浪,最後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一一落发为尼,迈入了静月庵的大门。

    一段慢长而痛苦经历,整整折磨她三年之久,而就在近一年的光景里,她逐渐地淡忘了,消失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小尼们的春潮泛滥,有时,那壮如公牛的八旬老人,立刻在她的脑海里浮动,那支又长又粗的,黑里泛紫的大肉棒,又立刻在梦中插入了自己的小穴,每当在梦中欢作乐之後,她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孤独凄凉,她後悔自己不应该踏入这个与世隔绝的幽境,人间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幸搞,那样的富多彩,那样的令人神往,她希望有个家,有个真正的男子汉,而且是完全属于她的子汉,给她以保护,给她以温暖,给她以身心的一切需求,再不过这独守空帷,吃斋念佛的冷漠生活了。

    她穿着内衣内裤,躺在空荡荡的,冷冰冰的大床上,扑眨着一双大眼,在回忆一天来那些难忘的情景,眼前总是模模糊糊地出现一个身影,一对浓眉大眼,一张狭长瘦脸,一道闪亮疤痕,啊!是他!是一个顶天立地英雄豪杰,她以少女的身心发出一种强烈的欲望,是私欲,是肉欲,是占有欲。

    她写一张字条,偷偷地去後堂,交到他的手中,但千万别让别人看见,一旦被人发现,那岂不羞煞人也,不行,不能那样的冒失,自己还是把这样欲念,彻底打消吧。

    寂静的静月庵,是那样的潇条冷寞,没一丝风,苍天古树一动不动,一缕惨白的月光,跃窗而入,洒在香月那满迷人的玉体上……

    突然,一阵女人的呻吟,阵阵传入她的耳中,她“噌”一下坐起,竖起耳朵,细听起来……

    “啊……啊……唔……哎哟……我……受……不……了……啦……”呻吟声一声声入耳中。

    她急忙穿好衣衫,顺着正堂的一侧,蹒跚地向後堂走去。

    在屋檐下,她听得更清晰了,气喘吁吁的娇声,放荡不羁的浪语,这分明是女人的声音,她到底是谁?谁如此大胆闯入英雄的房中,她踮起脚尖,用湿润的手指,浸透了窗纸,手扒窗,仔细一看,在幽幽的烛下,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男人是她终日思念的英雄……

    “啊!”的一声,一股酸醋溜的醋意,从少女的春心中发起,迅速地向上升腾,直冲头顶,她头昏脑涨,浑身颤抖,巨大的泪珠涌出秀眼,“咯,咯,咯”

    地落在了地上。

    她恨这个女人,这个光头裸体的女人,这个女人侧着脸难以辨认,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小尼。

    这时,只见这个光头小尼,斜躺在男人的怀里,肥大的屁股紧压在男人的双腿之间,边呻吟,边使劲扭动者臀部,男的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揉弄着她的双乳,直揉得她,像蛇一样地,卷曲、摇摆、挣扎、

    呻吟……

    这个光头小尼,美得她,手舞足蹈,爽得她,不住地甩头,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看清了,这个光头人,正是她最好的知心朋友,明月师傅。她的恨消失了,而取而比之的是无限的空虚,怅惘和委曲,她又哭了,然而那秀丽泪眼,又舍不得离开那小小的窗孔,痴呆地看着这一男一女在忘情地、疯狂地,肆无忌惮地做着令人神往的肉体游戏,他在一切人的面前是天下无敌的好汉,而在女人的面前,又是一个温柔、体贴、摆弄女人的高手。

    他那细长的手指,挟住她那粉红乳头,搓、捻、打弄,这是一个多麽难得的男人啊!她真想冲进屋里,脱光了衣服,躺在他宽广的胸瞠上,让他美美地玩弄一番,想到这里,一股热流在她的全身奔涌、撞击,她的小穴发出了一阵的骚动和刺痒,淫荡的粘液,顺着那光洁的大腿向下流去。

    香月是个色大胆小的姑娘,她那成熟之极的躯体,迫切的需要男人来玩弄,但她又没有勇气冲进屋里,向这个阳刚盛旺的男于汉一表衷肠,她要把这令人神往的情景,告之自已的姐妹,她们共同商讨一个好意,让这个男人在她们的身上花上一心血,贡献点精力,给她们点人间美妙无比的欢乐。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

    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http://www.gazww.com 查阅。